由于早些时候民生银行某位高管在一个论坛中谈及银行利润过高的话题,随即社会各界对我国的银行业的利润问题予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部分所谓的专家学者对此进行了抨击,指责银行应当逐步降低或者取消部分服务收费,也有部分教授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当对中国的银行业进行反垄断调查等等,对此,作为一个银行业从业人员来,这让我在第一时间里想起了一个词:围城!

也许用围城来形容这种社会现象可能并十分贴切,但受限于知识水平,我实在无法用其它词来替代它了。对于中国银行业的高利润问题及其垄断性问题,我比较赞同中央财政大学的郭田勇教授的观点,即中国的银行业存在相对性垄断,而这种相对性的垄断现状是由我国的经济体制...

一首优美动听的歌曲,一部优秀经典的影视作品就犹如一杯清香甘淳的上品好茶,需要慢慢地、用心地去品味得到它的沁著茶香。确实存在着这样的一首金曲,当你初听这首歌的时候,感觉它的节奏平平,没有那种跌宕起伏的节奏快感,背景音乐似乎也只有一台钢琴在默默地弹奏出轻轻的、柔柔的而略带忧郁的音律,而场下观众群中一片静谧,在整个音乐会中如若不是不断闪烁的镁光灯,似乎整个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在演绎。但当歌曲演唱结束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当场下无数观众站起欢呼和掌声热烈回荡的那一刹那,我毅然按下了重新播放按钮。与此同时,我也在思想,是什么样的因素能够使整个体育场几万的观众能够真正地静下来用心地去聆听一首歌,是什么...

曾几何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和你在一起,相伴你的左右,因为于我而言那是最快乐最幸福的事情。

在与你的每一刻我都格外珍惜,害怕稍一放纵便会流逝而不复返。

与你一起的快乐、感觉我常常回味而甘甜。

你的每一片笑容都会铭记心间,每一次生气后的板脸却也不敢轻易忘怀。

我常常惊恐,常常惊恐...

害怕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从而再也不能与你分享快乐、分担烦恼;

害怕有一天,再也不能看到您的笑容,傻傻的笑;

害怕有一天,再也无法惹你生气,再也无法看到你生气后板起脸来恼恼的样子;

害怕...担心...

...

在整理自己所有的互联网帐号信息时,在新浪博客中重新看到这篇发表于两年多以前的文章,重新读了一篇,尔后回想那时那景那人那心情,当时的人与事,是与非,至今回忆仍很有感触,一阵阵的伤感不觉间涌上心头,联系到入职这一年多以来的思想与境况,此时的人,此时的心,油然一笑而已。在重载这篇文章的时候,曾插入比较应景的相片,但后来想想,已然时过境迁,许也不再应景,于是也就罢了,故拈来一鲜艳的玫瑰代之。

2009年5月15日夜,尧山,10号男生宿舍楼602室2号桌前。夜是那么的静,情人节的的玫瑰花,早已枯萎,舍不得扔掉,那淡淡的花香,仿拂还弥漫在这小小的空间里。灯下的我呆呆地坐着,盯着那束枯萎玫...

前一段时间,一个同事,一位年长的大姐用略带批判加鄙视的语气对我讲,我那么想认识异性朋友,但是认识之后又没有下一步的...